「散文」 只身父亲

发布时间:2021-04-01 00:37 阅读次数:
本文摘要:作者:临沟听雨 责编:一默 父亲老了,原本挺直的骨脊独自负担着生活的重担,徐徐弯了下去,曾经以为不会老的男子也被岁月压弯了腰。看着徐徐苍老的父亲负担起整个家庭生活的重担,作为家中宗子,这一切都深深烙在他的心里...... 乡村的冬夜太冷了,黑夜才拉下帷幕,劳作了一天的村民们,早早就蜷缩在自家土炕温暖的被窝里。

华体会官网

作者:临沟听雨 责编:一默 父亲老了,原本挺直的骨脊独自负担着生活的重担,徐徐弯了下去,曾经以为不会老的男子也被岁月压弯了腰。看着徐徐苍老的父亲负担起整个家庭生活的重担,作为家中宗子,这一切都深深烙在他的心里......  乡村的冬夜太冷了,黑夜才拉下帷幕,劳作了一天的村民们,早早就蜷缩在自家土炕温暖的被窝里。

在村西头一户土墙相隔的院落里冒出一点点亮光,大门敞开着,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,和他的几个后代们一起,守候在一个躺在土炕上的女人身边,女人脸色苍白,显着已是病入膏肓,一双黯淡无光的眼神里含着太多的不舍。那年他才十四岁,姐姐年长他一岁,两个妹妹都还在上小学,他们的眼睛里噙满了泪花。“啪”的一声脆响,父亲拿着水杯的手在哆嗦着,摔在地上的水杯被打碎了。

孩子们一起趴在母亲的身上大哭出来,悲痛的气氛,笼罩着这个不幸的家庭。  送葬的那天,天气骤然变坏,白色的纸花陪同着满天的雪花从天空飘然落下,悠扬的唢呐声像利剑一样刺痛着后代们的心。他抱着瓦盆,拿着冥旗,随着送葬的队伍,伴着母亲的灵柩,眼泪如同涌泉一样跌落而下,瞬间融化了脚下的积雪,跌跌撞撞的他,一路上不知道摔了几多跟头。可怜的娃们,失去了母亲的疼爱,以后的日子可咋过呢。

村民们悄声私语着,语气里满是同情。  父亲以前是不吸烟的,谁人夜晚,坐在炕头上他一根一根地抽。

妻子刚走,想着后代们,以后的路该怎么去走啊。“哎”父亲叹了一口吻,再苦再难的日子,还得照样过呀。妻子走的时候已经欠下许多债了,父亲必须尽快地到煤矿上班。

大女儿初中快结业了,学习结果一直很优秀,他真的舍不得让女儿缀学回家,懂事的女儿从父亲的眼神中似乎读懂了许多无奈。“爸,我停学回家,照看弟妹。”大女儿瞪着哭的红肿的眼睛胆怯的说。

父亲没有说话,只能这样了,有大女儿来照顾他们几个,父亲上班后也放心一些。  父亲走了,去了离县城百里以外的煤矿,大姐一边做饭洗衣服,一边照料着几个弟妹,穷人家的孩子自小就劳动习惯了,所以并不生疏。他和往常一样,每周日下午背上姐姐蒸熟的黑面馒头,去十里外的镇中学念书。

父亲每个月急忙回来几天和大姐一起把地里活摒挡了,又急遽去上班。  在煤矿里,父亲穿着脏兮兮黑乎乎的事情服,天天坐着罐车,一直下到几百米黑咕隆咚的井下,不见阳光,支柱,放炮,豁煤,每一样事情都是惊心动魄,异常紧张,经常汗如雨下。有时候擦破点皮,流点血,那都是小儿科。

华体会

最畏惧和担忧的是塌方,瓦斯爆炸,父亲曾经亲眼眼见了同事被抬出送进医院,抢救无效而死亡的场景。挣这点人为真的不容易。为了后代们,必须要坚持下去,煤矿事情究竟有一份稳定的收入。

再说了,过几天就要过年了,也该给孩子们准备新衣服和年货了。  春秋夏冬,在艰难和困苦中,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已往了,也许是由于母亲的脱离,他没有能够考上高中,整天窝在家里不出门,父亲回家后好言相劝,“在补习一年吧,娃,爸爸相信你。

”他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孩子身上。  “爸,我不想上学了,基础学欠好,我回家帮你劳动。”“啪”父亲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他的脸上,马上他感应一阵火辣辣的疼。

一向平和可亲的父亲变的是那样严厉和粗暴,是父亲不愿意委屈了孩子,不愿意在孩子心灵上留下创伤,孩子究竟看待许多问题不成熟。夜深了,他躺在土炕上,父亲坐在他身边,摸着他的头发,眼神里依然充满着眷注和慈祥。  在镇中心学校补习了一年,他还是没有考上高中,父亲勒紧裤带,省吃俭用的,再一次把他进职业中专深造。

职中并不像想的那么好,建校才两年,种种教学设施简陋,师资气力单薄。条件好的学生们都是抱着混的态度,混上一两年,拿到结业证怙恃就会托付人找个事情,在这种情况中他感受自己的前程真的很渺茫。可是想着父亲为了自己呕心沥血,还是拼集着上下去,至于有没有事情,他并不奢望。

  严寒的冬季就要来临了,矿区的生活区里,蒙上一层厚厚的落叶,微风吹过,煤尘和树叶一起四散飘落,让人感受一丝萧瑟和荒芜。一会儿雨点夹着雪花从天空落下。父亲刚从井下上来,蓦地记起他没有带棉衣一下就慌了神,也顾不上用饭洗澡。

简朴洗把脸后,就骑着自行车,去几十里外的职中给他送棉衣。公路上父亲拼命蹬着自行车,他想尽快赶到学校,雨点夹着雪花不停地打在脸上,也不知道是汗水还是雨水从额头流下,模糊了视线。飞驰的汽车从身边飞过,一道道水花溅在父亲身上,衣服也全湿透了。

  下课了,走出课堂,他看到了被雨水淋湿,满身如同落汤鸡一样的父亲。父亲从塑料袋子里拿出棉衣就急忙离去,他还要上班。

华体会官网

这就是父亲,宁愿牺牲自己,也不希望孩子受点委屈,看着父亲骑着自行车消失在风雨中的背影,他不禁哽咽着,两行婆娑的眼泪不自觉地滴落下来。  职中混了一年多,没有学到实用的工具,厥后他带回来一个漂亮的女同学芳,就是他现在的妻子,父亲那充满沧桑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。

  七八十年月,修建在萌芽生长,农村孩子缀学后,大多数学木匠和瓦工。到了九十年月,运输业在蓬勃生长,许多同龄同伴都选择了学大车,考驾照这条路,在农村没有其他更好的出路。

刚和他是邻人,也是从小玩的大的好同伴。刚的父亲是教师,家庭条件比他家优越。父亲听说刚要去华阴汽校去学车,想着自己的儿子,想着两个女儿还在上学,家里真的没有多余的钱让儿子折腾。

可是为了孩子的前程,他再也呆不住了。善良的父亲决议豁出去这张老脸,找朋侪同事乞贷,好不容易凑够了六千元,在其时,那是一笔不小的数目,父亲一个月人为只有不到贰佰元,父亲把孩子送到车站千嘱咐万吩咐,让他把钱藏好路上小心。  他完婚了,姐姐也出嫁了,桩桩事情,父亲都支付自己全部心血,而最令父亲自满的是,妹妹以优异结果被北京师大录取,父亲在家里摆宴席,亲朋挚友父老乡亲们都来恭贺。那一晚,父亲喝醉了,醉的一塌糊涂,抱着母亲的照片哭了一个晚上。

  几年以后,儿孙满堂了,家里拆掉了已往的土屋,新盖了瓷砖院墙的屋子,儿子跑车每个月有了牢固收入,儿媳也贤惠孝顺,日子徐徐的步入正轨。  不知道什么时候父亲显得越发苍老了,背有点陀,额头上多出了一道道皱纹,满头黑发酿成一缕缕鹤发,一双充满老茧的手再也伸不直,和他的年事极不相符,可是父亲毫无诉苦。  父亲休假回来经常抱着孙子,拉着孙女,给孙子买个小玩具,孙女买个小零食,父亲终于可以放下一切,轻松过一段了。

  多年后,父亲退休了,他有了自己的大货车,儿孙都上了高中,父亲想着该给自己找个老伴,享受晚年天伦之乐。巷道有个未亡人张婶,有时候会来他家里串串门,两人的情感不自觉地流露出来。

  那天父亲扫除院落时候,突然感受头有点晕,他带着父亲慌忙去医院检查。医生说,由于常年辛苦,积劳成疾,染上难以根治的脑梗疾病。他没有告诉父亲实情,可是父亲知道自己的病情,他压抑住自己那颗火热的心,他究竟只身三十年了,何等希望身边有个老伴老照顾自己,可是他又不愿意拖累张婶。

人有时候,总是纠结在矛盾中。此那以后,张婶到来,父亲总是对她不冷不热的,心灰意冷的张婶最终再醮外村。  每个月不到两千元退休人为,不够父亲吃药,疾病的痛苦,折磨着父亲的肉体,没有能够摧残父亲坚强的意志。农忙时候,父亲烧水扫院子,总是尽最大努力减轻家里肩负。

父亲的病越来越严重,后代们经心努力的守在身边照顾,可是最终没有能够挽救父亲的生命,他走了,勤劳是父亲一生的真实写照,他没有留给后代们几多财富,留给他们的是一种坚强勇敢的精神食粮。  冬天的黄河,没有夏日的咆哮,河水上笼罩着一层厚厚的冰层,河滨村口的东凸崖上,又添了一座新的坟头,父亲追随母亲而去,一个平凡而伟大的父亲就这样走到生命的终结,但在他们的心中,父亲都在他们身边,永远!永远!。


本文关键词:华体会,「,散文,」,只身,父亲,作者,临沟听,雨,责编

本文来源:华体会-www.dgtaiying.com

在线客服 联系方式 二维码

电话

070-47070585

扫一扫,关注我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