谈谈死亡,人生总要面临

发布时间:2021-04-16 00:37 阅读次数:
本文摘要:我喜欢阳光辉煌光耀的日子。下雨天还好,总可以躲在家,营造几分“听雨僧庐下”的情致。最令人懊恼消极的是昏沉压抑的阴天,每到这种天气,我对人生的热情就会降到冰点,被一种浓浓的悲伤笼罩。这种日子也常令我想起死亡。 第一次接触死亡是外祖母因病去世的时候,那时我还未上学。当年的社会盛行很传统的鬼神文化。 灵堂的四壁是酷寒的黑麻石,中间摆放灵柩,外祖母孤伶伶的躺在棺木内里。灵堂上燃着忽明忽暗的白蜡烛,我心里充满惊惶和恐惧。

华体会

我喜欢阳光辉煌光耀的日子。下雨天还好,总可以躲在家,营造几分“听雨僧庐下”的情致。最令人懊恼消极的是昏沉压抑的阴天,每到这种天气,我对人生的热情就会降到冰点,被一种浓浓的悲伤笼罩。这种日子也常令我想起死亡。

第一次接触死亡是外祖母因病去世的时候,那时我还未上学。当年的社会盛行很传统的鬼神文化。

灵堂的四壁是酷寒的黑麻石,中间摆放灵柩,外祖母孤伶伶的躺在棺木内里。灵堂上燃着忽明忽暗的白蜡烛,我心里充满惊惶和恐惧。第二次发生在我读小学时,住在同一层楼邻人的女儿,因为先天性心脏病很小年龄就走了。邻人请了羽士在家诵经超度,还在门外张贴了一张象是符咒的黄纸,提醒某些年份出生的人士需在回魂夜暂避。

人死后会回魂的说法吓得我们三姐弟晚上用棉被盖过了头,全神贯注听着门外的任何声响,一动不敢动,今夜睡不牢固。因为这些履历,幼年时对死亡的印象是神秘和恐慌的。我读中学的时候,二表姐夫因患病厌世自杀。

二表姐是个坚强而倔犟的女子,爱人突如其来的死和夫家的无端责难,说不清哪个带给她更锥心的痛苦,自满的她毅然带着儿子移居新加坡。儿子十分优秀,厥后返回香港事情,立室立室,拿了博士学位,在大学任教。

纵然如此,二表姐也少少踏足这块伤心地。我对二表姐十分敬重,虽然她性格有点孤僻,但和我极之投缘。母舅舅母一家是我们在香港关系最深的亲人,每年暑假我都市去他们家“渡假”。

七位表兄姐中,六表哥对我影响很大。我喜欢踢足球,听当年的盛行音乐,也是从六表哥身上学来的。四表姐人长得最漂亮,或许上天嫉妒她的漂亮吧,婚姻的幸福没多久就随着表姐夫的意外身亡而消失了。

两位表姐夫的亡故,让我叹息唏嘘,惋惜的是留下的孤儿未亡人,孑立无助地面临茫茫前路。死亡带给我的不再是恐惧,更多的是对运气不公的恼怒、怨怼。幸福可以在下一秒失去,人生变得虚幻不行掌握,生存又有什么意义呢?佛家说爱分别苦,我想舍不得也是苦。二表姐和四表姐一直都没再婚,希望她们至少能找到心灵上的归宿吧。

终于迎来了我的大学时代,那时的大学生喜欢唱披头士的歌曲,谈论的是沙特的存在主义,海德格的现象论,身上穿着印有切·格瓦拉肖像的T恤,过着貌似颓废却又浪漫的生活,自由的徜徉在知识的海洋中,贪婪的吸取着一切新鲜事物。这段时光是我人生中最优美愉悦的,我掌握着每刻去享受、去实践其时认为的生存意义,翘课去打球,到场种种学生运动,既不忘体贴社会、认识祖国,更努力地玩耍、交朋侪和吹牛皮。

生死命题困扰不了一颗年轻又热切的心。死亡再一次进入我生掷中是祖母离世的时候。祖母很疼锡我们姐弟,小时候为我们搔痒抓背,好让我们安稳入睡。

妈妈忙着赶零工时,做饭的责任就落在祖母身上。她的离去让我感怀了好一阵子,然后逐步的存放在了脑海深处的一角。反而是父亲因为祖母逝世的悲伤情状,却恒久的萦绕在我心中。

四年前父亲也和我永别了,我终于深刻体会到当年他的伤痛。我有四个最要好的小学同窗 - 阿和、淑萍、老马和阿娟。阿和家里在长洲小岛上有一栋屋子,我们五人周末或放假时都市去那里念书游玩。长大后各奔前程,老马定居澳洲,阿娟浪迹天涯,阿和留学后回海内事情,唯有淑萍一直未脱离过香港。

我与淑萍经常晤面,记得中国影戏当年开始在香港上映,《刘三姐》很受接待,一票难求。淑萍的家就在戏院四周,我请她为我排队购票,然后约定将影戏票藏在行人天桥的扶手某处。我在天桥找到影戏票后开心得掩不住脸上的兴奋和喜悦,今后我和淑萍还经常在同学朋侪间炫耀这个“小秘密”。我和淑萍喜欢思考,经常讨论一些没有谜底的人生问题,到最后淑萍总是说:“不要想太多了,踏踏实实的过生活才最重要。

”有一次淑萍约了我和一班朋侪去野营,晚上我们下网抓鱼,在山涧中找小虾,汽油灯在山边映照出我们长长的身影。倦了就趁着星光,躺卧在溪边大石上谈人生,分享对未来的憧憬。那样充沛汹涌的青春啊,好像可以不睡觉,整晚整晚的谈天。淑萍很早就和阿泽完婚了,婚后有一个完满的家庭,阿泽很宠她。

我因为念书和事业要脱离香港,和淑萍徐徐少联络了。多年后突然接到阿泽的电话说淑萍病逝,其时心头的震撼实在难以名状。

华体会

她的骨灰存放在一间道观中,想不到我们重逢时已天人永隔。淑萍的死令我有一种强烈的无力感。

人生成败无论极尽绚烂,最后剩下的不外是一坯黄土。每小我私家郑而重之的生活、情感和回忆,在天道眼前却渺如灰尘。还能不屈服、不向运气低头吗?淑萍,在那静谧的星夜,妳是否没有听到幼年的我对妳许下完满人生的祝愿?借酒解愁,以泪解忧亦只徒增悲怆。

或者保持一颗平常心吧,顺应自然,让自己恬淡存于红尘人世,相忘于江湖,才可稍解困扰,换取片刻的逍遥?然而世界上最不会疲惫的是时间,残忍冷漠得不为任何人停步。当鬓发开始如落叶脱离树木般向我作别,死亡这回事却始终不离不弃。

移民澳洲后,深为当地人随和的性格及乐意助人的文化所感动。我很幸运,遇到的同事都给了我很大的资助。在州政府事情期间,我主管国际教育,Sue卖力宣传和推广。她的支持让我迅速地牢固了这个新建立的部门。

Sue 乐观亲和,有着显赫的家族配景。通过她,我加深了对澳洲政治和社交礼仪的认识。两个差别文化和语言配景的人互助无间,羡煞旁人。

Sue 没来上班有好几天了,在我还没来得及探问她时,她病逝的消息就宣布了。我们并肩作战了好几年,这个突然的噩耗让人很难接受。不外下面宗立和雯佳的故事就更令人唏嘘了。宗立是我在港事情时认识的挚友,他和太太雯佳为家人计划了一副优美的生活前景,毅然踏上移民澳洲之旅。

华体会

抵埗后就在我的旧屋子暂住。匹俦俩和孩子们逐渐适应了这个新国家的生活和学习,雯佳有一天下午却在回家的路上被一辆失控的汽车撞倒,兀然竣事了36年短暂的生命,遗下宗立和两个幼子茫然失所。面临死亡,我也算履历富厚了,但这样近距离感受挚友一家的亡妻丧母之痛,依然极重得令人喘息艰难。

逝者已矣,在世的人又如何过下去呢?死者有知的话,雯佳最记挂的肯定是她的家人。试以另一个角度去看待,如果我能够尽自己的气力让宗立和两个小孩重新站起来,这样面临雯佳的死或许才有意义。

悲剧发生后,我在报刊杂志揭晓文章,希望引起更多人的关注。社区刊物《同路人》的主编周伟文是古貌古心之人,凭藉着他的资源和推动,我们聚集了一班热心的朋侪,协助宗立观察事故的起因,追讨责任和赔偿。更希望友情的温煦可以减轻他和孩子们的凄凉。

孔子说“未知生,焉知死”,我们没有可能相识死亡,那就先好好的学习怎样生活吧。稀薄的头发渐成灰白,与我情同手足的阿和,头顶也牛山濯濯了。

想要多攫住些相聚的温馨,我们每年都组织双方的怙恃同游中国,这个“耆英四人组”享受了后代们的承欢膝下,但终于无可制止最后一次的离别。岁月第一个带走的是阿和的爸爸。

随后几年中,我父亲和母亲也相继脱离了。许多欢笑的时光随他们而去,留下的是不行消逝的苍凉和忆记。我和姐姐、弟弟三人自小情感就好。

虽然我跟弟弟常欺负姐姐,但就像一窝子长大的小狗崽,总记得幼时相互厮磨的温暖。自从大学结业后,几十年间我们为各自的家庭和生计忙碌,晤面的时机越来越少。直到准备母亲的葬礼时,三姐弟终于又日日夜夜在一起了。怙恃的离去促成了我们姊弟对相互的珍视。

我和姐姐开始相约每周去散步。弟弟远在香港,但也定期网上聚会,闲话家常,纪念一下发展时的故事,分享对未来生活的摆设,重拾久违了的血脉之情。死亡现在带给我最深刻的感悟就是“珍惜眼前人”吧!阴天已往了,来临的还是一个阳光辉煌光耀的日子。


本文关键词:谈谈,死亡,人生,华体会官网,总要,面临,我喜欢,阳光,辉煌

本文来源:华体会-www.dgtaiying.com

在线客服 联系方式 二维码

电话

070-47070585

扫一扫,关注我们